樊蓥:谈干针的起源及影响

$0.00
02/15/2017

“干独”是个被创造出来不久的新词汇,是“以干针名义非法从事针灸;并以干针名义、将现代针灸与针灸全面对立并独立出去,成为理疗等行业非法占有针灸、不经系统培训即从事针灸的理由”的简称,相信很多人对此都不甚了解,那我们就从干针说起吧。我们一起去了解,“干独”怎样以干针之名,行针灸之实,脱离针灸,并试图取代针灸的“毒”行。

干针是什么?
在美国,“干针”是物理治疗师近几年开始推广使用的一种疗法。物理治疗师,在美国是指physical therapist ,英联邦称physiotherapist, 简称理疗师,或PT。理疗师培训一般学制3年,不是医学院毕业,也不属于临床医师(MD)。在美国,理疗师要在医师指导下工作,通常需要医师的转诊处方才能治疗患者。按照法律,理疗师没有处方、诊断、手术或用针具刺破皮肤的权利。

“干针”是相对“湿针”而言的一个新名词。早年西方医生采用肌肉注射止痛药或麻醉药治疗各种疼痛,后来发现有时注射的药物种类并不重要,即使注射糖水甚至盐水同样有效。再进一步研究发现,仅用注射针头刺入肌肉而不注射任何液体,也有止痛效果,所以称该疗法为“干针”。直至近年,美国等西方的“干针”治疗师干脆采用针灸针,刺入肌肉筋膜组织的激痛点(myofascial trigger points),用以松解病理性的肌紧张等状态,治疗肌筋膜疼痛等疾病。可以说“干针”是一种以针刺肌肉上的压痛点(激痛点)为特点的针刺术,而这些肌肉筋膜局部的压痛点,在中医针灸学中称为阿是穴,至今已经应用了两千多年。现代针灸医学的反映点包括阿是穴、压痛点或激痛点,分布远远超出了肌筋膜激痛点的范围。这种采用针灸针的干针疗法,实际上也与1821年以来西方医师针灸方法是完全一样的。“干针”被装扮成是西方学者对针灸的“再发现”,其实就是针灸疗法的一种,是多种多样的传统和现代针灸疗法中的“冰山一角”。

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HO)及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对针刺疗法(acupuncture)的正式定义,针刺是指一种以特定实心针具刺入机体以治疗疾病的技术,包括了多种操作和刺激方式,以及电针等现代方法,是公认为中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针灸的实施可以遵循不同理论,传统中医针灸和以现代解剖知识为基础的针刺疗法都是针灸疗法,只要是用针灸针进行体表穿皮刺激,就属于针刺疗法范围。照此标准,“干针”当属针刺疗法的一种。

但是,西方理疗师矢口否认“干针”是针灸,这是什么原因呢?

答案很简单,因为自西方针灸热兴起以来,在许多国家,针灸早已经成为立法管理的一种医疗职业,必须有合法针灸执照者才能从事针灸。“干针”在美国等地之所以成为争议,在于理疗师以及少数其他行业人员(比如整脊师等医疗职业)意图以“干针”的名义,通过简单的培训,绕过针灸法律而从事针刺治疗。大约从2000年开始,某些针灸师受雇于培养理疗师的学校或博士课程,以教“干针”的名义从事针灸教学,这或许是美国“干针流行”的起源。而理疗师的教学课程并不包括普通针灸学院的基本课程,绝大多数理疗师仅仅学习20-30小时的“干针”课程,便可获得操做“干针”的“资格”。这样的课程设置无法保证学员学到针灸的最基本知识,对患者的安全也十分不负责任。

“干针”问题的核心是法律之争

针灸界从来不反对发展和创新各种新的针刺疗法。“干针”疗法如果在传统针灸疗法的基础上,有所创新,能阐明机理,增加针灸的临床疗效和扩大适应症,当然是针灸医学界的好事,是针灸医生都应该学习的技术。问题是,法律规定任何医疗专业人士从事针刺治疗,必须具备合法的针刺权利。美国绝大多数州的法律明文规定,只有具有该州针灸执照的针灸师和经过特殊课程训练并获得针灸许可的执业西医师(MD),才可以用针具刺入皮肤治疗疾病。而执业牙医和足医,经过特殊课程训练并获许可后,则仅能在他们允许行医的范围(口腔和足)进行针刺。

美国各州对针灸执照都有很严格的要求,通常需要3年以上针灸学校或中医学院毕业,还要通过全美针灸师资格考试,符合其它多项申请条件,才能申请州的针灸执照。除了具有上述执照的专业人士以外,任何人,包括其他医疗专业人士,如在美国从事针灸治疗或教学,都属于非法行医,要受到法律制裁。

为了绕过法律的障碍,近年来美国物理治疗师协会开始在各州游说,通过各州的理疗师管理局自己批准理疗师从事干针、或修改理疗师执业条例,允许理疗师临床上使用“干针”治疗某些病症。这种修改通常不经过州的立法程序,实质上是用“干针”的名义躲过针灸法的管理,让理疗师可以“合法地”从事针刺临床治疗。这种修改的合法性遭到广泛的质疑,可是,目前美国有二十多个州理疗师管理局自己批准理疗师从事干针、多个州已经或即将通过理疗师可以用“干针”的管理条例,针灸界的法律之争的道路还很漫长。更为艰难的是,有少数州已经通过立法允许理疗师从事“干针”治疗,这种情况则极难逆转。绝大多数情况,管理条例的修改和法律的通过是在管理者、立法人及公众不知晓“干针”就是针灸的前提下进行的。针灸界有充分理由怀疑,理疗师行业有目的地误导公众和立法机构,已经对针灸行业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干针是去中医化的典型

海外的“干针”与针灸之争,不仅仅是执业范围的法律之争,更深层的问题在于西方针灸发展出现去中国化、去中医化倾向,一些人试图废弃一切中医理论和名词,如用“东方医学”甚至用“东亚医学”的名称替换中医学。现在的“干针”流行更为甚之,实际上是去针灸医学化而变成单纯扎针了,也就是“废医存针”。其实,类似的问题在针灸刚进入美国时就已经发生过。当时有人曾开办一天针灸班培训“针灸师”,也有人卖“家用针灸包”赚钱。美国后来的解决办法很好,即针灸立法,规定只有具有针灸执照者才可以扎针灸。现在,理疗师行业又来挑战这个法律,中医针灸界当然不会接受,因为这关系到针灸行业的生死存亡。况且,此门一旦打开,西方类似的其他行业,比如医生助理、开业护士、整脊师等都可能会要求取得合法扎“干针”的资格,而在西方,这些行业的人数是目前针灸师的数倍到数十倍。

“干独”的危害巨大

面对近几年22万理疗师的“干独”攻势,仅有4万人左右的美国针灸师行业明显感受到危机。第一是针灸界不愿意看到滥用和误用“干针”可能毁掉针灸医学的信誉和造成对患者的伤害。比如,近日至少有两起报道,美国理疗师误用“干针”造成患者气胸和其他伤害;第二是中医针灸界不希望见到盲目地取消中医理论指导,导致“废医存针”,降低针灸疗效;第三是美针灸行业不希望被边缘化,失去历经数十年而建立的针灸医疗领域;第四是因为美国医疗行业的世界影响力,如用“干针”替代针灸在美国逐渐普及起来,必将对西方乃至世界各地产生影响,在全球范围内缩小中医针灸的市场,为中医国际化带来障碍。

目前好的消息是,美国中医针灸界、各执业针灸师团体,以及西医师针灸学会乃至西医全国学会(如美国医学会)在此争论中观点一致,认为“干针”就是针灸。海外中医针灸界还出现了空前团结的局面,大家已达成共识,要通过参与立法、法律诉讼、职业教育、公众宣传及患者咨询等途径,努力禁止无针灸执照者从事针灸治疗,也不允许任何人打着“干针”的旗号非法行医或非法教学。美国针灸界形成了统一的应对组织、对理疗师非法使用“干针”进行统一的应对、提起法律诉讼,同时还要应对各州理疗师组织的反诉讼。

我们呼吁,在针灸的发源地,中国针灸界的同道们、各针灸团体、管理部门与世界各地的同行一起关心当前“干针”对针灸界的挑战,共同阻止“废医存针”的趋势。大陆同行还要注意西方商业公司推广“干针”的战略转移,以非针灸“新技术”的名义向中国返销“干针”,导致“后院起火”。也不要天真地认为,推广“干针”是发展针灸事业的好事,在不知晓背景的情况下给予支持。希望大家集思广益,寻求适合不同国情和地域环境的解决办法,预防类似的问题在相关地区发生。我们同时也期望,学术界能拿出更多的证据来,详细说明“干针”疗法在中医历史上的承传和现代应用,并把经严格验证有效的“干针”新技术和理论纳入针灸教育课程,惠及更多的医生和患者。

(本文经过江东医师删改,再次表示谢意)
本节课包括:录音教程。​注册会员免费。会员登录即可听到。